主页 > 国内 >

公然对抗并威胁中央巡视组的贪官

时间:2015-08-18 15:1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近日,中共中央印发了《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规定,党的中央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委员会实行巡视制度,建立专职巡视机构,对所管理的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党组织进行巡视监督。巡视组只发现问题和线索,不履行执纪审查的职责。
 
十八大后,通过中央及各级巡视组发现了不少问题官员线索,并由此查处了大量“老虎苍蝇”。苏荣、白恩培、万庆良、谭力、武长顺、王敏、杨卫泽以及山西众“老虎”等,都是由中央巡视组提供线索,并报中纪委立案查处。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与上述吴清对抗巡视组类似,各级巡视组在巡视过程中,遭到被巡视地或官员对抗、妨碍甚至是威胁的情况在过去时有发生。
2014年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天津后三个月间,共收到群众反腐来信5000多封,来电3000多个,来访4000多人次,其中大量内容涉及时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人称“武爷”的武长顺。
 
据中纪委和监察部主办主管的杂志《中国纪检监察》讲述,调查过程中,巡视组一名同志突然接到一个特殊的电话,说某中央领导办公室给组长带了本书,问什么时候给他送去。“这不是施压吗?!”组里的同志为组长捏了一把汗。组长王明方思考片刻,“他是中管干部、公安局一把手,是巡视的重点对象,巡视情况是要向中央如实报告的。”“让他送来!”组长毅然决然。后来拿到书才发现,这只是狡猾的武长顺向他们耍的一个花招,那本书根本与“中央领导办公室”没有半点关系。
中央巡视组在调查过程中,为了防止手机、会议被监听,甚至在开会过程中故意打开收音机,制造干扰;嘱托举报人更换新手机卡;举报人一路上换三次车牌。2014年5月28日,巡视结束。武长顺问题线索被迅速移交,纪律检查部门旋即对其立案调查。7月20日,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玩一玩回去吧,不回去没好下场”
 
中纪委原常委祁培文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中纪委在案件调查中遇到很多难以想象的困难,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安全问题的确需要考虑”。
 
祁培文介绍,巡视组在地方还曾收到恐吓信,被威胁没有“好下场”:“我们在一个省里巡视,有人给我写信说,这个地方没有你做的事儿,玩一玩回去吧,你要是不回去,没有好下场”。
 
河南基层官员
 
大量工作人员在中央巡视组驻地外蹲守截访
 
2014年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河南以来,巡视组驻地郑州市黄河迎宾馆门口,围满了来自各市、县、乡镇的政府工作人员,成为河南基层官员最密集的区域。这些基层官员在迎宾馆门前值班蹲守的目的,是为了拦截本辖区内试图进去向巡视组反映情况的人。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证,中央巡视组主要受理反映副厅级以上领导干部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反映问题符合条件者才能预约面见,进入巡视组驻地需要登记。但是,当地相关市、县、乡镇仍然派出大批人员,在中央巡视组驻地门前蹲守截访,不但要拦截那些反映较低“级别”问题的人,显然也要拦截那些反映副厅级以上官员问题的人。
 
河南有关方面后续回应称,巡视组与群众的信访渠道畅通。中央巡视组最终发现了驻马店市委书记刘国庆、开封市委书记刘长春、河南省住建厅厅长刘洪涛等人违纪违法线索。
2014年4月,江西省委第四巡视组收到关于举报德兴市委书记何金铭有关违纪违法的问题。巡视组对举报材料进行研判,及时开展工作。
 
工作刚一启动,当事人就开始四处打探消息,并试图通过关系向巡视组主要领导说情打招呼。巡视组不断接到何金铭的亲朋好友说情电话,有的甚至还是巡视组负责同志的老上级、老领导来电话要求给予“关照”,也有同志建议缓一缓。何金铭是“老资格”,曾在几个县任过一把手,关系网复杂,他本人拒不交代问题,并叫嚣“查我,你们要考虑后果哟!”一时间各方压力接踵而至。
但巡视组最终顶住各方压力,将何金铭的问题一一梳理清楚,并最终由上饶市纪委对何金铭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给予其“双开”处分。
找各种借口对中央巡视组工作不予配合
 
媒体报道,在中央巡视组进驻铁总和国家铁路局巡视一个月后,相继查处下属多单位存腐败问题。7月30日,中央巡视组在郑州铁路局核查相关账目时,让招待所所长白华提供相关消费明细,白华以没有留存为借口,没有提供、不予配合。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查阅中铁总公司8月10日的通报显示,7月30日至8月3日,中央巡视组对郑州铁路局进行巡视期间,发现郑州铁路局业务招待管理混乱、账目造假等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并指出郑州铁路局对中央巡视组工作不配合,提供虚假账单,问题性质极为严重。中国铁路总公司一次性处分了郑州铁路局11名管理层人员。
云南楚雄彝族自治州原州长杨红卫被称为“吸毒州长”,有云南省专案人员曾披露他的“三狂”:一是狂热,追求政绩工程。二是狂妄,视纪律、法律为“儿戏”,甚至威胁要给纪检监察部门“断炊”。三是狂欢,极尽寻欢作乐之能事,吸食毒品,与数十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云南省委巡视组到县区巡视时,他就很不高兴地说:“这些巡视组人员是不是没事做,怎么又来了。”楚雄州纪委在连续查了几个案后,他认为影响了楚雄经济发展和楚雄形象,很不高兴,公开说:“再查,我断了你们的财政供应。”在查办牵涉他本人的腐败窝案时,他甚至要求公安局长去查办案人员,“怎么他们来了这里,我们盗窃案这么多。”
“三狂”的“吸毒州长”最终因涉嫌吸毒、受贿被中共云南省纪委立案调查。2013年2月4日,被判无期。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