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手机客户端 > 图片 >

遇罗克的诗词

时间:2019-02-03 04:06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点击:

  1960年代初的遇罗克,刚高中毕业却不愿当工人,决定去农村锻炼自己。这期间他在京郊大兴的红星人民公社旧宫大队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其中叶式生、王大绩这两位也喜欢读古典诗词,三人经常一起试作几首。

  第二年秋天,遇罗克和大家同去香山游玩,写了首《游仙·登香山鬼见愁》纪游:“巨石抖,欲把乾坤搂。千古奇峰人共有,豪杰甚或阿斗。山上绿紫橙黄,山下渺渺茫茫。来路崎岖征路长,哪堪回首眺望!”他很爱重这首词,妹妹遇罗锦过生日时,还特意把它抄在新日记本上当做礼物送给她。1964年遇罗克决定回城,三个人各选了十几首诗合编为《凝秀集》,由叶式生用小楷抄录,王大绩拿去荣宝斋装订,各自留了一本作为纪念。

  “文革”中的1967年3月15日,遇罗克又邀几位朋友去香山。在香山山顶的一处废弃碉堡,他们把事先包扎好的一些本册细心地藏匿起来。多年后,有人好奇地向遇罗克的弟弟遇罗文问起此事,遇罗文回答说,当时藏匿的不是日记,而是《凝秀集》。他还说自己在“文革”后曾重游故地,却再也找不到那几个本册了。《凝秀集》大都没有逃过浩劫的烈火,集子里“凝”了些什么“秀”?除了当事人零星回忆起来的残句,人们大概再也不能窥见全貌了。

  与遇罗克一起坐过牢的张郎郎回忆说,狱中的遇罗克也曾鼓励他学写旧体诗,还说只有旧诗的形式才能表达中国人特殊的情绪。遇罗克也向张郎郎背诵了那首自己很得意的《游仙》。

  “文革”结束后,遇罗克的《赠友人》诗为人们传诵一时:“攻读健泳手足情,遗业艰难赖众英。清明未必(一作“未必清明”)牲壮鬼,乾坤特重我头轻。”这诗显然不会是《凝秀集》里“凝”的“秀”,它应是烈士慷慨赴死前的绝响吧。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