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手机客户端 > 舆情 >

房长孺大声道:“大帅

时间:2018-09-25 03:14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红娘的脚伤痊愈后,经常趁着买菜的时间去找苒娘,苒娘看着红娘的肚子一天天隆起来,忍不住问红娘当初在丹丘寺时白眉老僧为她切脉并没喜脉,为何如今却有了五个月身孕。红娘心中早已当苒娘是亲人,更知苒娘不会外传,就说了实话。苒娘直叹息红娘太傻。

  苒娘心疼红娘,见她能背得《论语》《孟子》,却不识字,于是教她识字和书写,又见红娘吹笛甚妙,所以教她乐理及抚琴之技。红娘每次来房家时,房长孺大部分时候都在节度府当值,偶尔在家,也是独自闭在书斋看书,或者独自纵马出城野游,与红娘只说过寥寥数语。

  这天,红娘又来找苒娘,见苒娘在度新曲,便暂时到院中徘徊,坐到青藤花架下的秋千上,自顾自的荡了起来,每荡到高处都能通过窗子偷眼望见在屋里读书的房长孺,她希望房长孺翻书间能偶然转头望见她,她正这样期待着,宁翁急匆匆经过庭院走进屋子去跟房长孺禀事,房长孺便放下书卷快步从屋里走出来。由于红娘在秋千上坐的太靠后,两脚无法点住地及时停下摆荡的千秋,眼看着房长孺经过面前,自己仍在秋千上荡着,霎时羞的脸通红,房长孺却疾步走过来,帮红娘停下秋千,道:“你荡这个危险。”

  房长孺来到节度使府,不久,十几位文武僚属皆至。李长荣说明急召众人的原因:洺州治下肥乡县与相州永安县两地驻军无端相攻击,洺州刺史徐裕行前夜率军攻入相州,战败被杀,而相州军则连夜袭破洺州州城,掳走徐裕行家小,退兵而去。

  房长孺以为,田郇久怀奸逆之心,与其弟田季安不睦,而洺州刺史徐裕行贪而无谋,此次事件必然是中了田郇的奸计。田郇欲以此挑拨昭义与魏博兵戎相见,他好从中渔利。

  与卢从史交好的掌书记荀悦却说,听闻嘉诚公主终日在魏州城南明心观静修,政事已完全交给田季安,田季安以少年驾驭军中悍将,为立武功,难保不是他借此事件作乱。

  房长孺起座道:“道听途书岂可偏信,嘉诚公主当年受皇上之命下嫁田氏,以镇抚河朔,公主身系国家安危,岂会忘尘不闻外事?且田季安向来畏惧公主,魏博军中众将亦心服公主,田季安纵然无道,也不敢幽囚公主。”

  坐在右上座的宦官监军伍雄闻言而笑,向李长荣说:“我们昭义军中就只有房推官最有智谋,嘉诚公主向来与我有联系,若其被困,我岂能不知?如房推官所料,这次事变,十之八九就是田郇这田氏庶孽所为。诸将不当为一己功名而轻起战祸,此事还须首先派人调查清楚上报朝廷,听朝廷旨意。”

  李长荣最后听从监军伍雄之言,派房长孺去洺州调查事变,同时命令众将整军备武以防不测。

  房长孺驰去洺州,卢从史命心腹务必日夜兼程先于房长孺赶往洺州见李瑒,告诉李瑒如果事情败露就杀掉房长孺。与此同时,监军伍雄飞鸽传书到魏州给嘉诚公主的随侍宦官姚仲期,询问军情。

  徐裕行死后,州将麴染辅佐別驾李瑒代行刺史之职,房长孺进入洺州,发现虽然城上及城门严兵贯甲,但街市上一派安宁气氛。进入刺史府与李瑒相见,早有准备的李瑒将之前上呈给节度府的奏报又跟房长孺复述了一遍,房长孺没有深问,食罢,房长孺请屏人与李瑒私谈。

  “师兄欲报一己私仇,阴谋挑拨魏博与昭义兵戎相见,实非大丈夫所为,窃为兄耻之!”

  “师兄离开岩憩先生次年,长孺始拜入先生门下,与君虽未曾谋面,而份属同门。岩憩先生曾向我言及师兄家事,师兄本田承嗣之甥,田承嗣悖逆人伦,害死师兄父母及两兄,故师兄立重誓欲报此仇。”

  “非也。吾与兄有同门之义,岂能缚兄以邀功。徐裕行既然已死,而洺、相两州又复已各守疆界,不如就此罢休,我不过是借着调查洺州事变来见师兄,劝师兄暂且搁置私仇,以河朔苍生为念。若昭义与魏博起衅,河朔诸镇必望风而动,战乱必生,兄报一家私仇致令千万家百姓破家亡业,于心何忍?”

  “吾已有后嗣,何惧一死。但恨不能灭田氏耳!唉,贤弟且在此少留两日,容我思之。”

  李瑒一连两日,愁困不知所为,不忍残害同门,又难以放下仇恨。最后终于决定暂时搁置报仇计划,但是仍留在洺州,房长孺选择相信他,立即返回潞州复命。

  房长孺正在返回的路上时,伍雄已接到嘉诚公主飞鸽回书,让李长荣到洺、魏两州交界的广平县与田季安和魏博兵马使田弘正进行田猎,以消除两镇将起兵祸的流言,ag手机客户端下载令河朔诸镇不敢借机谋乱。李长荣即从军中点选三百骑士,两员猛将,与行军司马元谊同去赴约。而卢从史则遣人将此消息火速送往相州给田郇。

  李长荣一行离开潞州刚踏进洺州界,就遇上了返回复命的房长孺,房长孺说调查结果与李瑒之前所奏报的内容一致,李长荣也不多问,命房长孺同行。

  两日后,一行人进入洺州城,李长荣首先对士气低落的州军犒赏安抚一番,然后大宴刺史府文武将吏。宴间,房长孺如厕时,李瑒附耳告诉他田郇派其舅魏侃带数名刺客已进入城中,准备夜中刺杀李长荣。房长孺令李瑒一切如常,回到筵席上,他借行酒之机悄悄假传李长荣旨意让两名镇将宿寝时保护好元谊。

  席散后,李瑒安排李长荣、房长孺相邻而宿,六名刺史府军卒负责宿卫。李长荣被人扶到榻上后,很快鼾声大作,房长孺在自己房间徘徊了两圈就出门跟宿卫军卒醉语道:“与吾大帅同宿…….”遂佯醉虚晃着脚步进了李长荣的房间,环顾了下环境,斜着躺在了榻前的西域绒毯上。

  夜至四更,月华正浓,房长孺听到门外六名宿卫军卒几乎同一时间闷声倒地,不一会儿,房门轻轻被打开,一袭黑衣的魏侃提剑跨进屋来,一步步向卧榻这边逼近,房长孺忽地坐起来,魏侃一惊,挺剑刺向房长孺胸口,房长孺并不躲避,抬脚踢向魏侃手腕,魏侃缩手跳到一旁,房长孺一跃而起。

  房长孺见魏侃蒙着面,故意说道:“早猜到李瑒贼子与田郇有所勾结,果然今夜遣汝等贼竖来谋害我大帅!”

  魏侃并不答话,举剑又刺房长孺,房长孺后退一步,仰身抽出挂在榻前的李长荣佩剑,与魏侃交起手来。

  房长孺大声道:“大帅!李瑒逆贼派人来行刺!大帅莫乱走,我们随行的潞府骑士很快便到!”

  魏侃忖度自己剑术虽然略高于房长孺,但毕竟短时间内难以取胜杀掉对方,又听见潞府骑士就快来援,于是虚击一剑腾身跃出窗外,房长孺追出屋子,只见黑影闪过画廊月门便不见了。前院却传来喧噪声……

  房长孺侍候李长荣更衣,三百潞府骑士不多时就控制了刺史府内外,三名在前院刺杀元谊的刺客均已被杀,李瑒被绑到李长荣面前。李长荣盛怒下拔出佩剑欲亲自杀掉李瑒,房长孺上前拦住,建议先将李瑒下狱,从广平县返回时再细审。李瑒始终未出一言,被投进狱中。

  余人退下后,房长孺将李瑒预先告知刺客行刺之事禀告李长荣,并将前几日到洺州时发生的事情都详细说出,并献策道:“田郇不除,奸谋不灭,下官故意诬李瑒谋逆刺杀大帅,然后再密使人从狱中放走李瑒,令李瑒投奔田郇,为我内应,如此便能悉知田郇奸谋,伺机联合魏博除之,而李瑒与田郇虽为表兄弟,却有灭门之仇,此计又能令李瑒杀田氏长子,报其私仇,故而下官可保此人可信。”李长荣赞成此计。随即,房长孺到狱中见李瑒,将此计告诉他,李瑒同意依计而行。

  李长荣等人离开洺州的第二日,李瑒便从牢中逃出,径直奔相州。李长荣一行到广平县与田季安和田弘正相见,田季安表现的非常谦卑,筵上以子婿礼向元谊敬酒祝寿,并且保证归还徐裕行家眷。嘉诚公主特别安排了画师随行,将他们会猎的场面画出,以便传示河朔,房长孺则作诗三章以记其事,两帅相会三日,极欢而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